账号: 密码: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用户
第三十六章 尾声:拱手河山讨你欢
小说名称:《一代帝女》 作者:淡妆浓抹 字数:4221 更新时间:2016-06-30 10:44
    柔福幽幽转醒的时候,迷迷糊糊中眼前似有一丝星火,她努力睁开眼,调整好焦距,看到光亮来自一方旧木桌上的烛台,烛台上还剩一小节蜡烛在奄奄一息地燃着。

    周围看不大清,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绝对不是在军中的寝帐了,那么,这里是……

    柔福打了一个冷战,而后脖颈上的钝痛和仍有些沉重的头又提醒她这里应该不是阴曹地府,因为人如果真的死了,怎么还会有痛感呢?

    因光亮微弱有限,这里的环境无法分辨,柔福想要下地去走走,就听到“吱呀”一声,木门开启的声音。

    柔福本能地戒备起来,大叫:“谁?”

    门口的人还没等进来,听到柔福的声音便又直接跑了出去,这让柔福的心不得不悬了起来。

    少顷,门外响起凌乱的脚步声,柔福下意识地坐起来缩成一团,紧张地盯着门的方向。

    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人让柔福长出一口气的同时又不知要如何面对,因为,为首的,正是完颜亮。

    “嬛儿,你醒了?”完颜亮直接冲到柔福所在的简易木榻旁,拉起她的手紧张地问道。

    柔福怔怔地看着完颜亮,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她原本要……而现在……

    她只好看向跟在完颜亮身后的人,都是她认识的,萧谦和肖赐,可是让她大吃一惊的却是,两个人身上的袍子全都被血染红了。

    “这……”柔福瞪着他们说不出话来。

    肖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事发紧急,下手重伤害到了郡主,望郡主降罪。”

    柔福皱了皱眉,又看向完颜亮。

    “嬛儿你感觉还好吧?”完颜亮仍是一脸关切地看着她。

    “元功,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完颜亮脸色暗了下来,却没有马上说话。

    萧谦看了眼完颜亮,“郡主殿下,还是我来说吧……”

    看完颜亮没有出声,萧谦接着说:“因完颜雍在东京篡位,并串通了军中势力,军中发生哗变,大部分军士造反,我和军中一些忠于陛下的军士们敌不过他们,只好拼死将陛下和郡主殿下二位带出来了……”

    柔福一惊,身子猛然前倾看着完颜亮,“这,是真的?完颜雍篡位称帝了?”

    完颜亮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柔福一时之间有些消化不来这些信息,前一刻他还是几乎要灭了她的家国的强大的帝王,怎么这一刻,后院起火,皇位被盗,那么此时的完颜亮是……

    这样一来,柔福摸着后脖颈子只感觉更沉重了。

    萧谦看了眼柔福的动作,有些讪讪,“是属下的过错,被人拖住了,只好让天佑先进去找陛下和郡主殿下,天佑年龄小,手下没有轻重,要是郡主殿下降罪,就降罪萧谦好了。”

    柔福没有回应萧谦,而是看向肖赐,肖赐低着头仍是跪在地上。

    “天佑,你现在说出来你都看到了什么。”柔福突然严肃地说道。

    肖赐惊恐地抬头看了柔福一眼,又马上低下了头,“肖赐什么都没有看到。”

    柔福叹了口气,看向完颜亮,“元功,你千万不要降罪于他,他之所以要把我敲晕是因为,因为我当时正要杀你……”

    “嬛儿,你胡说什么……”完颜亮大声打断了柔福,“就算是你真的将刀子抵到了我的胸口,我也不相信你能扎下去……”看着柔福的目光也是异常地笃定。

    “你,当时都知道?”

    完颜亮点了点头。

    “那,我说的话,你都……”

    “我都听到了。”完颜亮的声音开始变温柔。

    “那你,若我真的,真的下得去手的话……”柔福不懂,完颜亮明知道她要做什么,却不反抗,若不是肖赐,那么他不是就……

    “能死在你的刀下,我也此生无憾,再说,我又不是自己一个人死,你肯定会陪着我的,不是吗?”完颜亮伸出手去,当着臣子的面就要揽柔福入怀。

    柔福因完颜亮这句话却也忘记了躲避,两个人怔怔地对视了几秒钟,都觉得此刻,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悄悄改变了。

    柔福突然转向仍跪在地上的肖赐,“天佑,事到如今,你可以告诉我们你的身世了吗?”

    肖赐愣愣地看向柔福,似不明白她说的话,又似在挣扎什么。

    “你上一次为了救我肯舍命,这一次你若是救陛下,看到我要杀陛下,第一反应肯定是杀我,至少也要在陛下面前揭穿我,但是你却没有,你能告诉我,我和你素无瓜葛,为什么几次三番的相救吗?”柔福声音平静柔和,完颜亮也看向了肖赐。

    肖赐低头想了想,再次抬头的时候,却是从袖中掏出了一串珠子,双手捧着,跪行几步到了柔福的榻前,将那串珠子托在了头顶。

    柔福看到那串珠子,还没等接过来便已泪眼模糊,完颜亮微微颤抖着手,将那串珠子拿起,慢慢地一颗珠子一颗珠子的仔细检查过去,终于目光和手都停在一颗珠子之上,上面是他当年亲自刻下的虽已模糊却仍能辨认出来的“嬛”字,紧接着下面那个便是“亮”字,完颜亮猛抬头不相信似的看着肖赐。

    肖赐一个头磕了下去:“母亲大人在上,不孝子肖赐给您磕头了。”声泪俱下。

    柔福不顾一切地抢了下去,同样跪在肖赐面前,母子二人抱头痛哭。

    完颜亮和萧谦都忍不住转过了身子,那场面,任谁都无法不动容。

    柔福哭累了,还是拉着肖赐的手不放,对着他左看右看,仿佛一点也看不够似的,完颜亮心疼她跪得久,试图去抱起她。

    柔福看到完颜亮,才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对肖赐,“天佑,你可知你的父亲是谁吗?”

    肖赐听柔福这样一问,却看向了完颜亮,柔福和完颜亮面面相觑。

    “天佑略为猜得一二。”肖赐说道,完颜亮比柔福神情更为紧张。

    “若不是真的爱一个人,母亲大人也不会在马上奋不顾身地替他挡箭,更何况,这珠子上还刻了字……”肖赐说完又看了完颜亮一眼。

    “不错,陛下正是你的父亲。”柔福点点头说道。

    “父亲大人在上,受天佑一拜。”肖赐二话不说便是冲着完颜亮磕头。

    三个头磕下去,完颜亮一把拉起肖天佑,却是仰天大笑,“老天对我完颜亮终是不薄,江山失了又有何可惜,找回了儿子才是最大的事……”说完将肖天佑拥抱在怀里,猛拍他的肩膀,边笑眼泪边止不住地下落。

    一家三口就这样相认,连萧谦都在一旁唏嘘不已,可是,此时他们的处境却并不安全,萧谦和肖赐带领的一群死忠只是将完颜亮和柔福藏到了乡间一处偏僻的地方,若叛党追来,他们还是有危险的。

    “臣已派快马通知阿让,他得到消息会尽快赶来平叛,总要先保证陛下和郡主殿下以及……”萧谦看了一眼肖赐,“王子殿下的安全,我们再回东京去剿灭完颜雍等乱党,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完颜亮紧锁了眉头,似在沉思,却没有出声。

    “我们几乎失去了一半的兵力,就算是萧元帅前来营救,剿灭此地叛军也并不容易,到时候我们又用什么力量去和完颜雍拼呢?”肖赐没有城府,直接将他的担忧说了出来,萧谦也无话可说了,一时间,这个简陋的小木屋里气氛凝滞了起来,各个一筹莫展。

    “不怕,我们可以从头开始。”柔福突然斩钉截铁地说道。

    其他几个人都看向她。

    “嬛儿,你?”

    “元功,我要助你重新夺回皇位,我要帮你实现统一大业,我们什么都没失去,我们现在连儿子都找回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实现的吗?”

    柔福拉着完颜亮的手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

    “可是?你,不是不希望我……”完颜亮似乎不认识了柔福一般。

    “是,我是不希望你伐宋,为此我不惜牺牲你,但是,元功,我已经牺牲你一次了,就算我对得起赵家,对得起宋了,我们两个都相当于死过一次,就算我柔福殉国了吧,从现在开始,我要为自己,为你,为我们的儿子而活,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站在你这一边,支持你,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姓赵,你,还愿意娶我吗?”

    柔福一气说完,终于长长地出了口气,从现在开始,她终于不用再被理智与感情互相撕扯了,她这一辈子,太过沉重,背负了太多本不该是她背负的东西,而现今,她终于选择放下,不管天堂地狱,以后只管一心跟着他,却是感到生命瞬间被释放了一般的轻松与畅快。

    完颜亮看着柔福,一时间感动得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好用最朴素温暖的拥抱表达他的谢意。

    “嬛儿,谢谢你,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但是,事情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完颜亮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柔福抬头,对上了完颜亮的眼睛,掷地有声:“我说能做到就能做到,你忘了,我们还有一样东西……”

    完颜亮不解地看着她。

    柔福慢慢地吐出三个字:“花,石,纲。”

    后记

    太阳自海平面上一跃而起,朝霞瞬间铺满天际,一群海鸟扑棱棱地在小山前掠过,朝着太阳的方向追了过去。山下来来往往的工人在劳作,不远处的海面上,有星星点点的船帆,在霞光的映照下就像是洒落在镜面上的红宝石。

    柔福轻轻叹了口气,用双臂撑起了上半身,对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发呆。

    完颜亮也自草地上坐起,双臂环过柔福的身子,紧了紧她的斗篷,“这日出也看了,要不要回去补个眠?你呀,想看日出什么时候看不得,我们不就守着这么个岛吗?真真是个想什么就做什么的性子。”虽是这么说着,但目光也是追随着柔福的看向远方,一脸的满足。

    “元功,我问你,这江山,你,就这么舍了,真的不后悔吗?”柔福随手揪起身边的一棵小草,用草叶点着完颜亮的鼻子问道。

    “你说呢?”完颜亮怕痒,捉住了柔福的手。

    “我只是不解,我们有花石纲这笔财富,阿让还掌握着几乎一半的兵力,若你想,皇位是一定可以拿回来的,你看看,人家直接把你废了,史书里还不一定怎么写你呢。”柔福靠在完颜亮的怀里,看着天上飘过的云朵,淡淡说道。

    “嬛儿,你是不是还在考验我,考验我是否真的放下?”

    “那么你是吗?”

    “这花石纲本就是搜刮天下的民脂民膏得来的,我用它们来夺皇位好没意思,夺下了,财富也没了,还是民不聊生,还不如我们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等我们将这个小岛建好,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到时候我们就满世界地游荡去,将这些财富都还给需要的人,你看可好?”

    “那是,还给宋人,还是还给金人?”

    “那么嬛儿你是宋人,还是金人?”

    “我既是宋人也是金人。”

    “既然夫人你既是宋人也是金人,那么为夫我便既是金人也是宋人。”

    柔福看着完颜亮摇头笑。

    完颜亮眯起眼睛,极为享受地深深吸了口气:“真好啊,嬛儿,谢谢你,让我能过上这神仙一般的日子,有你陪伴,了无遗憾,至于史书,反正已经把我写死了,我自己就爱活到什么时候活到什么时候了,对了,嬛儿你不介意史书怎么写你吗?”

    柔福笑着捶向完颜亮,“元功你忘了?自打你从树林里将我救下的那个时候,我在史书上就死了,当时我要自尽的地方,旁边有一座墓,那便是燕离,是她代我死……”说到这里柔福渐渐有些伤感。

    完颜亮揽了揽她:“好了,一切都过去了,那就算是上一辈子的事了,我们现在过的是新的一辈子,时间不多,别浪费了。”

    柔福笑着点头。

    “露水好大,我们回去吧,看看天佑今日又让厨房给我们张罗了什么好吃的……”完颜亮先行站起,然后再将柔福自草地上拉起,两个人牵着手下山。

    “对了,云霓这一胎又要生了,我最近要多陪陪她……”

    “好。”

    “天佑的婚事怎么办?我看新上岛的那个无家可归的女孩子就不错……”

    “那你总要问问天佑的意见吧?”

    “哎呀,不知道最近又出什么新书没有……”

    “好,好,我马上叫人去给你淘来……”

    ……

    两个人渐行渐远,声音也渐渐被清晨的微风吹散,只留下一对背影,在朝阳下相携而行,相依相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