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用户
第413章  终章
小说名称:《豪门惊梦:总裁的复仇娇妻》 作者:海上锦华 字数:6831 更新时间:2017-09-30 08:02
  言轶晴不自觉地将目光转向了容陌,和对方撞了个正着,又强装不在意地撇开,“对,是我疏忽,忘记和夏哥你说一声了,抱歉。”

  “小晴晴,别紧张,也不用道歉,我不会对你生气的。”夏一建似乎是笑了笑,“无论你想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对不起。”言轶晴咬了咬嘴唇,又说了一遍。

  夏一建像是明白她的意思似的,“不怪你,你警告过我,选择是我自己做的,结果也是由我来接受——哦对了,我和邓森讨论过,等到你脸上的伤好了,剧本做了些改动,很多镜头可以不让你的腿入镜,你觉得怎么样?”

  “那就最好不过了!”言轶晴立刻点头,“我也想尽快回归到剧组开始工作,不想浪费大家太多的时间。”

  “养伤最重要,不要太过担心工作的事情。”夏一建不赞同地说,“你这次受的伤不轻,万一落下病根,那是要持续几十年的事情。”

  “我知道,谢谢夏哥关心。”

  “容陌在旁边吧?”夏一建突然问。他的语气笃定,像是知道这两个人一定在一起似的,“方不方便让他接下电话?”

  言轶晴短暂地犹豫了一下,伸手把手机递给了容陌,“他要和你说话。”

  容陌没伸手,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按摩着言轶晴的小腿,边示意言轶晴把手机贴到了自己耳朵边上,“夏太子。”

  “这次的事情,你打算公开吗?”夏一建开门见山地问道。

  离得远了,言轶晴听不见夏一建的声音,只能看见容陌表情淡定地回答,而这回答里面还一点信息都没泄露出来,“当然。……那个随便你怎么处理,但是你知道晴晴会怎么想。……这点我们倒是想法一致。”

  只有最后一句言轶晴听明白了。

  “不,亭山不欢迎你。”容陌说完,一偏脑袋,对言轶晴说道,“挂了吧。”

  言轶晴看了眼手机,显示通话仍然在继续,于是贴到耳边,“夏哥?”

  “小晴晴,不早了,快睡吧。”夏一建的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玩世不恭,“我会来看你的。”

  “夏哥晚安。”言轶晴扫了眼容陌的表情,挂了电话刚想说话,被他一下按中不知道什么地方,痛得嗷地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把腿往回缩,“言先生你干什么!”

  容陌牢牢地握着言轶晴的腿,阻止了她的动作,又确认地按了两下,把言轶晴的生理性泪水都给逼出来了,才严肃地说道,“姚谦说得没错,你有点体虚。”

  言轶晴被捏得痛了,没好气地往男人的肚子上踹了一脚,只踢到了硬邦邦的腹肌,“我已经够痛了!”

  容陌好脾气地起身把人给抱了起来,一点也没动怒,“那就让姚谦继续给你安排药膳吧,胃是不是比以前好多了?”

  他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反倒让言轶晴的怒气像是一拳打到棉花里似的,悻悻地撇了下嘴,“……好多了。”

  “困吗?”

  “不困。”下午刚睡过,之前又睡了四天,还能困?

  “那么,给我念一千零一夜当睡前故事?”

  言轶晴有点无语地被容陌放到主卧的床上,干脆掏出手机开始查一千零一夜的书籍内容。

  这一天的最后,言轶晴真的借着床头的小夜灯给容陌念了一千零一夜的第一个故事,发现了一阵令人震惊的事情:容陌他没听过童话!!

  “怎么可能?”言轶晴难以置信地举着手机,“豌豆公主总听过吧?那青蛙王子?睡美人?白雪公主?”一连得到了容陌的四个否认答案,言轶晴忍不住仰头长啸:这个人他根本没有童年啊!

  “我知道这些词代表的意思,”容陌忍不住为自己的知识背景辩解了一下,“这样就足够了,我没有兴趣了解完整的故事。”

  “什么也别说了……”言轶晴不忍直视地摆了摆手,“我还是继续给你念故事吧……”

  到最后,言轶晴也不知道是容陌先睡着了,还是她躺在被窝里太舒适所以自顾自地睡着了,总之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手机落在枕头后面,电量耗尽自动关机,小夜灯一直开着,而她被容陌牢牢地抱在怀里。

  这幅场景让言轶晴有点恍惚回忆起了合同的第一个月。

  “昨天说了那么多话,喉咙会不会不舒服?”容陌比往常更低哑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言轶晴又是下意识地一激灵。

  “没事。”她低声回答着,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时钟,看清时间之后吓了一跳,“十一点了?!”

  “假期使人堕落。”容陌点评道。

  言轶晴手忙脚乱地从床上坐起来,完全忘记自己是个伤者,扯到腰侧一处淤青,不禁倒抽了口冷气,“嘶——”

  “又没有工作,这么急着起来干什么。”容陌立刻皱着眉坐起来,查看了一下言轶晴的伤口,“你总不想伤势反复吧?”

  自知理亏的言轶晴没反驳他,慢吞吞地把手机插上充电,边问他,“我昨天看过新闻了,彭佳佳已经被通缉了是吗?那古蔺打算怎么往外公布这件事情?”

  “现在就按照警察那边的说法表态,等到那些人归案之后,再开新闻发布会也不迟。”容陌下了床,“怎么了?”

  “觉得有点对不起谁也猜不到节目组,毕竟除了这周,我还得旷工好几期,节目组临时找别的嘉宾又是另外一笔支出。”言轶晴跟他解释了一下,又乖乖地被抱下床进了浴室里面。

  “真的不行的话,和他们解约也可以。”容陌不以为然地说,“古蔺能处理。”

  “我还挺喜欢这个节目的,嘉宾基本上都很好,如果可以的话想参加完完整的一季。”言轶晴边说着,边快速的洗漱。

  没有在早饭的点等到言轶晴和容陌出现的一客厅人,终于在中午看见了双双睡晚的两个人下楼。

  当天晚上,在和容陌讨论过之后,言轶晴终于打开了自己的微博,传了一张打了石膏的腿的照片上去,配词里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不能参加直播的原因,又@了谁也猜不到和吾爱电影的官方微博致歉。

  然后,这条微博下的评论立刻就歪了楼。

  一开始,大家还在表达关心和祝福,再强烈谴责一下娱乐圈里的老鼠屎彭佳佳,结果没过多久,突然有人发现了言轶晴这张照片的背景和容陌曾经发过的一张照片一模一样,于是八卦舆论再次爆发了。

  夏一建万分不爽地发微博表示,“小随安只是去养伤,养伤!”

  巫倚灵在对言轶晴表达深切问候的同时向夏一建表达了哪儿凉快滚哪儿去的愿望。

  各路媒体都疯了似的给言轶晴和容陌分别发私信,希望拿到第一手采访资料——毕竟警方是绝对不会松口的,那就只能指望当事人爆料了啊!

  几个月前,彭佳佳还是娱乐圈里有名气的白富美官二代小花旦,还有个恩爱帅气的男朋友,大家都觉得他们马上就会领证生娃,谁知道事情转向这么急,两个人先是分手,再分别闹丑闻,最后还犯罪潜逃被全国通缉——你说这剧情走向谁能猜得到,八点档也不敢这么播啊?

  言轶晴在私信列表里面翻了一会儿,看到一个熟悉的ID:黄安琪。

  说到黄安琪,她上一次采访言轶晴的时候,替她曝光了岳一凡是个渣男的事情,也是打响了当时言轶晴反击的第一枪,言轶晴仍然记得她是个元气十足的女孩子,还是古聪的熟人,对她很有好感,于是就回复了对方询问能不能采访的私信。

  而容陌和言轶晴不同,他有摆架子的权力,所以就简单粗暴地无视了所有的私信,然后干脆地发了一条微博表示言轶晴要修养一段时间,不希望受到任何打扰。

  几乎是立竿见影地,言轶晴的私信提示频率就小了很多,她也终于能安心地和黄安琪对话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在警方捉住犯罪嫌疑人之前,你也不方便透露任何敏感讯息是吗?”黄安琪发信息问她。

  “是这样没错,不过我也不知道追捕进展得怎么样了,所以归根到底没办法提供什么内幕消息。”言轶晴慢吞吞地打着字,还老是一不小心就按错,异常艰难,“不过不在通缉令上的人,我倒是可以和你谈一谈。”

  “你的意思是,彭佳佳不是唯一的主谋?”黄安琪飞快地回复完,又追了一条消息过来,“是不是岳一凡?”

  言轶晴看着手机屏幕笑了起来。

  和黄安琪大致将情况说了一遍之后,言轶晴锁上了手机,回头问容陌,“岳一凡现在是什么个情况了?”

  容陌一挑眉,将目光从手中的书本移到了言轶晴的脸上,“你很在意他的死活?”

  言轶晴有点好笑地看着他,“你很在意我的答案?”

  容陌和言轶晴对视了一会儿,又放松地靠了回去,“岳一凡被夏一建的人带走了,我没让人去拦——落到夏一建手里,他有的是苦头吃。”

  言轶晴窝在沙发里思考了半分钟,叹了口气,表示赞同,“惹上夏哥确实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情。”

  “你这个罪魁祸首倒是说得轻巧。”

  “那有什么办法,我毕竟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言轶晴把手机往沙发角落里一扔,躺平,“而且说实话,夏哥可不是会手下留情的那种人。”

  这一点,只要是对夏一建稍有认识的人,就应该知道得清清楚楚。可偏有人要去触他的霉头。

  言轶晴说对了一点,夏一建确实不是手下留情的人,她也说漏了一点,容陌也不是一个手下留情的人,这次陷害言轶晴的彭佳佳被抓住后,确实是送到了公安机关法办了,只是其他的牵涉其中的人却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容陌对于言轶晴很在乎,言轶晴也无法忘情于他,容陌和言轶晴自然是在一起了,言轶晴只能对夏一建说抱歉了。

  夏一建也是有涵养的。在言轶晴身体恢复后,夏一建和她一起作为男女主角拍摄了哈罗德的电影,男女主角在电影中的爱情纠葛,也算是对夏一建一片深情的抚慰了吧!(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