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用户
第八章:别想跑
小说名称:《宠妻成瘾:霸道总裁爱使坏》 作者:古月凌凌 字数:2016 更新时间:2017-01-10 17:55
    薛煜昕不知道她们之间有过什么矛盾,但他知道自己想要得到底是什么。

    苏梓茉还在地上不知所措,他猛地一把将她拽起揽进了怀里,身边的另个女人面上的惊讶更甚几分,怒火猛然烧起。

    “薛煜昕!比不跟我结婚是因为这个女人吗?!”

    “是,我移情别恋了。虽说严格来说本就没有情。”

    听着两人对话的苏梓茉也是惊讶得瞪大了眼。

    什么情况?!移情别恋?对象是自己?

    蒋澜还想说些什么猛地上去拉扯男人的手。想要把这事弄清楚,而薛煜昕毫不留情一把甩开,随后拥着苏梓茉直接离开,只留下另个女人呆愣愤怒留在原地。

    她一时间对苏梓茉的恨意怨愤更深了些,暗下决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她。

    而另边离开大厅的两人直接乘电梯下了楼。

    这一回苏梓茉可算看清那电梯上的字,高层专用。

    狭小空间内两人近身相贴,苏梓茉还在消化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事情的发展永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她仔细思索了一下,对方大概只是想找个挡箭牌来拒绝那个骄横的女人,而自己出现得又恰到好处,所以就成了这样。

    苏梓茉觉得自己分析得实在很有道理,双手递上男人的身推开想要从那怀抱中离开,不想对方却揽得更紧了些。

    “你想怎么样?放手,我跟你不想扯上半点关系!”

    “不想扯上关系?那天我们都可都已经发生过关系了,怎么,忘了吗?”

    薛煜昕微微压低着头在她耳边慢悠开口,尾音上扬,尽是挑弄意味。

    想起那些画面记起那晚的苏梓茉一下被逼红了脸。

    “那是意外!放开,既然有未婚妻了就别再对我动手动脚了。”

    “我不介意多发生几次意外,以及,我可还没动手动脚。”

    昨晚那个缠绵的吻带来的感觉还清晰印在脑海,她有点担心男人又做出点什么事,愤愤然没再说话。

    电梯到了底层,苏梓茉看准时机就想跑,然而还没来得及迈出两步,手腕就被人狠狠扯握没再有逃开的机会。

    薛煜昕霸气尽露,不给她任何拒绝的余地,直接双手一伸将人横抱而起出了电梯。

    “别想跑。”

    “喂!”

    突然被抱起的苏梓茉惊讶间不自觉揽住了男人的脖子,对方一如既往挑眉笑着,她双脚离地的确是没办法再走,只好认命。

    薛煜昕最后把她抱着塞进了自己的车,之前那辆光荣牺牲在大货车下,这是另个类似的款,但依旧拉风。

    “你刚才不是已经拿我拒绝她了吗,那现在还想干什么?!我要回去工作了!”

    “没有听到我的话吗?我已经移情别恋了,我想你应该也知道对象是谁,劝你最好不要拒绝。”

    “如果我拒绝呢!”

    苏梓茉觉得自己简直单方面被摆布玩弄,这男人时不时就在自己生活里出现一下调戏逗弄自己,简直可恶。

    “真不好意思,没有这个选项。”

    薛煜昕声音稳而沉,关了车门绕到驾驶座位置启动了车。

    苏梓茉听到回答只觉得这男人过分不讲理,然而车门已然被锁,接下来自己会被带去哪里都是未知。

    “你要带我去哪?你这叫绑架知道吗!”

    她从后座爬起,直接对着薛煜昕高声吼开。

    然而坐在前面驾驶位的男人一派平静的模样,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沉默着也没回话。

    “喂!听到了吗!放我下车!”

    忽而车子应着她的要求停了下来,周围是个偏僻地方。已然远离之前的公司。

    “听到了,不过,你见过绑匪听人质话的吗?”

    男人言语里蕴着笑意,转头回眸望过去,那眼神让苏梓茉一下没再出动静。

    薛煜昕从驾驶位转而到了后座,没有多言直接欺身而上。

    “流氓!你这样我真的要报警了!”

    “既然你一口一个流氓,那么我就索性顺了你的意思,流氓到底!”

    狭小空间内一时充斥暧昧缱绻气息……

    本是第一天工作,苏梓茉最后却整日都没待在公司,豪车内薛煜昕将她吃干抹净后便直接把人带去了别墅。

    苏梓茉对薛煜昕的所作所为可谓又气又恼,但不知为何还夹杂了一些别的情绪。

    到别墅后她被管事阿姨领着去了浴室,本就是个普通应届毕业大学生,也是头回见到这种豪华别墅。

    “我在这里工作到现在第一次见到薛少爷把女生往家里带,请问你是蒋小姐吗?”

    苏梓茉楞了一下,心中微妙,随后摇了摇头,轻声开口。

    “不是,我姓苏……”

    正整理着东西的阿姨面上神情略有复杂,但随即换上了一副和蔼满载善意的笑脸。

    “苏小姐,想必我们少爷一定很喜欢你了,我先下去了,有事可以找我。”

    苏梓茉尴尬笑笑,点了点头。

    因为没有换洗衣物,她冲完澡便也只好穿了薛煜昕的浴袍,宽宽大大套在身上,带着股男人特有的气息,扰得她心乱。

    当苏梓茉披着那浴袍离开浴室时她望着别墅内相似又复杂的构造有些恍惚,刚才自己是从哪儿上来的?左边还是右边?

    周围没有人她也只好硬着头皮自己摸索。

    楼下薛煜昕坐在沙发用着笔记本处理了一些公司事务后扫了一眼时间,估摸算出个大概时间抬眼往上瞥了瞥。

    那丫头怎么还没下来。

    转悠在大别墅里的苏梓茉正郁闷着感慨这住处宛若迷宫。

    走半天都见不到人影,冷清得跟没人住似的。

    她撇着嘴拐过个转角,忽而就望到了个身影,继而几步小跑追上扯住了男人的西装一角。

    薛煜昕猜着那女人是走错了方向绕在了屋子里便上楼看一看,果不其然。

    他眉眼带笑转身垂眸看去,面上神情却是忽而一滞。

    身前的小巧女人正穿着他那纯白浴袍,因为之前跑动肩上棉料滑下了些许,恰好露出小半嫩肩,白皙里皮肤透着热水冲浴后淡淡的红,颇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味道。

    “你这样我很可能会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