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用户
第一百四十四章 完结
小说名称:《隔壁住着草泥马》 作者:慕容三月 字数:3564 更新时间:2017-09-18 02:07
  经过酒吧的小插曲后,之后的气氛都挺好,他们玩到凌晨才各自成群结伴地回家。

  宋以宁打车搀着白一诺上了出租车,和其他人打了招呼后,回眸就见男人靠着自己肩膀小憩,气得她抱怨,“别人婚礼都是新郎张罗一切,你倒好,不胜酒力!还差点牵着其他女人跑了!”

  “媳妇儿,我会对你好的……”

  想到这个男人刚在酒吧里说的话,狐骚味儿……

  宋以宁不由地笑了,她在想什么?他怎么可能跟一个有狐骚味儿的女人走?他这么有洁癖,鼻子这么灵敏的人……

  正如宋以宁所想,白一诺婚后确实规规矩矩,倒是向阳安交往过很多个女友,在最后一个谈婚论嫁的被向阳安逮到与多个女人交往后提出了分手,至此,游戏人间。

  不过宋以宁白一诺与向阳安之间的友情一直存在着,也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结婚生子,就是真的爱这个男人。

  宋以宁在产房产下儿子白贝贝的时候,白一诺听到媳妇儿的哭声,都快心疼死了,当孩子的哭声落地,他喜极而泣。

  臭小子害宋以宁受了这么多苦,先是十月怀胎,再是生产,遭了这么多罪,白一诺怎么可能善待白贝贝?

  宋以宁想要女儿,奈何生了个儿子,所以经常和白一诺联合起来欺骗儿子幼小心灵。

  比如白贝贝喜欢看喜洋洋与灰太狼,白一诺睁眼就喜欢说瞎话,“那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你爹我画出来的,你爹我可是画家。”

  白贝贝天真地眨眼:“真的吗?爹地?”

  “当然,你问你~妈咪。”

  白贝贝黑葡萄似的眸子望向宋以宁,后者灿烂地咧开笑容,点了点头,“是啊宝贝。”

  白一诺:“宝贝,爸给你画张肖像画吧。”

  “好啊,好啊。”白贝贝欣然同意了。

  等到画像递到白贝贝面前,看到画上的“自己”,白贝贝傻眼了。

  好丑……

  白贝贝开始怀疑,他家爹地是不是又在唬自己,“爹地,你真的会画画吗?”

  “那当然,宝贝,真实的你就长这副模样。”

  “爹地你撒谎,镜子里的贝贝,明明就很好看。”

  白一诺继续忽悠:“宝贝,那是镜子对你撒谎了啊,乖,你不信问你~妈。”

  白贝贝扭头看向宋以宁,俩眼泪汪汪的,宋以宁看电视看得正起劲儿,见俩父子眼神纷纷落在自己身上,一个跟没人要的流浪小狗似的,一个跟讨骨头祈求的小狗似的……反正都是一个样,狗父子。

  宋以宁顿时没了看电视的念头,将白贝贝抱入怀中,安慰道:“宝贝,你在妈咪眼中永远是最可爱的。”

  白贝贝难得兴奋:“爹地你看,妈咪说我可爱……”

  宋以宁紧接着泼冷水,“妈咪是不会嫌弃你的丑的。”

  白贝贝:“……”

  白贝贝愣了几秒,哇啦一声就嚎啕大哭出来。

  宋以宁将孩子扔进白一诺怀中,白一诺将孩子扔回沙发上摆正后,俩无良父母站起来,端详孩子的哭容,啧啧摇头。

  宋以宁:“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这么好哭,跟女孩子有什么区别?”

  白一诺:“不能怪我,你把他生太丑了。”

  宋以宁:“不是还有你的基因在吗?”

  白一诺:“……”

  其实白贝贝哪里丑?长得像个女孩子是真的,经常被当做洋娃娃,不过宋以宁和白一诺生活过得太无聊了,见识过向阳安逗孩子的能力,所以白贝贝就成了他们生活的甜点。

  白贝贝也不是白白被逗的,虽然有点傻,但还知道给奶奶打电话。

  说到白母,一直热衷腐女的行业,扳弯不了儿子,就朝着孙子下手,本来白贝贝的童年,有可能在宋以宁盼女的世界里,成为男扮女装的女装大佬,却生生被白母给阻止了。

  白贝贝将事情告到白母那里去了,白一诺和宋以宁免不了受到责罚。

  父母俩怒了,直接将白贝贝丢给幼儿园一周作为惩罚。

  一周后,白一诺临时没时间让宋以宁去接孩子,宋以宁本来该走了的,但有个来买药的老奶奶心脏病复发,她给送进了急诊室,又替单身前来的老奶奶办了所有手续才晚来了一步。

  来的时候,宋以宁看到白贝贝和陌生诡秘的男人在说话,她心头闪过不好的预感,抬脚就朝白贝贝走去。

  那个男人压低了帽檐,头也不回地走了,宋以宁还想追上去,就被白贝贝拽住衣摆,可怜兮兮的望着宋以宁,“妈咪……”

  第一次看白贝贝被她和白一诺以外的人欺负哭,宋以宁心疼死了,蹲下身就替对方擦眼泪,“怎么了,是不是刚刚那个人欺负你了?妈咪……”

  “不是。”白贝贝摇了摇头,“是叔叔救了贝贝,刚刚有个阿姨抹贝贝这里。”

  宋以宁看着贝贝指的方向,整个人都吓傻了。

  这种光天化日下猥亵儿童的事,她还以为只会发生在手机和电视上,有天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

  宋以宁彻底炸毛了,表面上保持着平静,“乖,妈咪问你,你老实回答妈咪,ok?”

  白贝贝点了点头。

  “那个恶心的阿姨除了摸你jj,还做了什么吗?”

  白贝贝摇了摇头,“没有,叔叔来了,把那个阿姨赶走了。”

  “好,那你老师呢?”她来之前给他的老师打过电话,让老师照顾下孩子,她可能要晚点到,对方也答应了。

  白贝贝:“老师男朋友来了,老师就让我在这里等。”

  很好。

  就因为放学了,男朋友来了,就特么把她儿子丢在这里是吧!

  宋以宁抱起白贝贝道:“我们先回家,嗯?”

  白贝贝躺在宋以宁胸口,嗯了声。

  今天的妈咪好温柔啊,他好喜欢……

  宋以宁对白贝贝讲解了些性教育问题后,为了防止事情再发生,晚上和白一诺商讨过后,直接向学校告了那名不称职的老师。

  校方只当一个是普通中医,一个是开小诊所的更不畏惧,根本不理会,直到白一诺通过一些关系施压,直接通过董事会将校长连带着不称职的老师一起开除了,学校的事才告一段落。

  当然事情没这么容易结束。

  宋以宁和白一诺到警局备案,经过宋以宁的开导,白贝贝通过描述,警方成功用电脑绘画出猥亵犯的模样,再经过渠道找到猥亵犯。

  原来是个离异的女人,无子女,单身,大约五十来岁。

  这样更好办了。

  白一诺别看是诊所的,但在A市的朋友关系网,兄弟们多少还是有的,请了金牌律师,再加上某些压力,强行将这个猥亵犯判处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至于猥亵犯在狱里的生活,白一诺已经打点好了。

  白贝贝发生了这么件事,白家和宋家吓坏了,一连将白贝贝接到俩家各住了一晚。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宋以宁得了空休息,晚上洗完澡上~床,见白一诺撩开自己衣摆,宋以宁眉梢微扬,抓住男人的手就道:“对了,还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什么事?”“我们儿子是被个戴口罩和帽子的男人救的,那个人会不会对贝贝也有想法?”

  白一诺手微顿,问道:“你到的时候,他们俩在做什么?”“聊天。”“如果我有恋童癖,会直接将贝贝拖进小巷口进行猥琐。”“……”

  见女人一脸惊悚地望着自己,白一诺指腹抵在额头,有些头疼道:“媳妇儿,我只是站在那些罪犯的角度分析形式而已。”“所以,你也有过犯罪的想法?”“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并不代表我有犯罪的想法。”

  宋以宁还是不相信:“可……”

  “媳妇儿。”白一诺打断对方,“咱们言归正传,虽然你口中男人乔装打扮过,但应该对我们儿子没有恶意,想想什么样的人,会乔装打扮出门?”

  “明星!”宋以宁惊呼道。

  早知道她就该要个签名了……

  白一诺点了点头,“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宋以宁很快将这个打扮怪异的男人抛在了脑后,“老公,咱们给他报个武术班吧,现在坏人这么多,总得学点东西防身,苦是苦了点,也是为了他好。”

  “你确定……”

  “大不了我们再扮一次恶人呗,反正在咱儿子心中,早就奠定了他不是我们亲生的。”

  “说的也是。”

  待在白家的白贝贝打了个喷嚏。

  是谁在说他?

  白贝贝正准备睡觉,白母冲他招了招手。

  白贝贝跑了过去,甜甜地道:“奶奶。”

  “贝贝啊,受到惊吓了吧?以后看到女的就要远离,知道了吗?”

  白贝贝想了想,问道:“也包括奶奶和妈咪外婆吗?”

  “当然不是,我们是你家人,你当然不必远离。”白母谆谆善诱道:“奶奶的意思呢,是多和小男生相处,这样人多力量大,到时候就没有女的欺负你了,知道了吗?”

  “然后成为gay吗?”白贝贝天真地问道。

  白母一听,差点没从椅子上栽了下来,半天才问道:“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爹地说的,爹地还说,奶奶让我多和男生相处,是想把我扳弯,奶奶,什么是扳弯?”

  “……”

  白父干咳了俩声,朝白贝贝挥了挥手,“贝贝,你先回房间休息。”

  白贝贝点了点头,肉脸上丝毫没有因为被猥亵而留下后遗症,小短腿欢快地瞬间,跑不见。

  白父笑了笑,“儿孙自有儿孙福,你非要将孙子弄成一诺那样,才甘心吗?”

  就因为白母的瞎点鸳鸯谱,害白一诺不禁对女人有畏惧,就连男人都抗拒来往,也幸好从小有向阳安他们堆人一起走着,不然……哎。

  “我就是瞎闹闹而已,有分寸,你这么紧张做什么。”白母嘟囔,又感叹道:“咱儿子还真是娶对了人,瞧把孙子教的,丁点丝毫阴影都没有。”

  “是啊,也幸好一诺遇上了儿媳。”

  白贝贝为什么会没有心理阴影?

  宋以宁解释很直白,而且将事情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如果猥亵的阿姨是和贝贝一样的女孩,占便宜的就是白贝贝,让白贝贝没有心理负担的同时,也告诫贝贝,他现在年纪还小,不能与任何人过于亲昵的行为,包括男的……

  至于救了白贝贝的那个人,直到很多年后,妈咪和爹地葬在同一处,那个打扮没怎么变,但很苍老的老人到妈咪坟上来拜过。

  白贝贝没怎么放在心上,直到有人唤老人的名字,白贝贝才幡然醒悟。

  那个老人叫詹羽。

  曾经,白贝贝听向叔叔提过,妈咪的初恋,一直对妈咪恋恋不忘,最后下落不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