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用户
卷一  锁恋 第045章  似曾相识①
小说名称:《重生之民国夫人》 作者:寻语珀 字数:2219 更新时间:2016-08-28 22:20
    商寒煜的房间已到,他将人放在真皮沙发上坐着,从上而下认真地看着如烟的眼睛,认真地回答她,“没有人能成为她的替身,你也不行!如烟,你便是你,你不必做别人的替代品。我喜欢这样的你,柔弱却不软弱,倔强却不固执,我还希望你是个敢恨敢爱的女子,这样的你才是真实的你。”

    对于他这般的直白,如烟尴尬地错开他那过分认真的双眸,低头嘀咕,“我觉得自由自在的我才是真我呢,那你为何不放任那样的我?”

    商寒煜闻言,呼吸一窒,深吸一口气,再呼出来,才勉强压抑住想要怒吼的冲动。

    “那样的想法你可以不必再想了,以后你都要留在我身边。”

    商寒煜说完,转身到一个桌柜中提了个药箱出来,坐在如烟身旁,轻轻拉过她受伤的右手,将她的衣袖稍微捋高些,挤出一些淡绿色的药膏在右手指腹上,慢慢的涂抹在如烟被划得一条条已经红肿起来的血痕上。

    他的手因常年握枪以及弯弓,有些厚厚的茧子,他虽已尽力放轻柔了动作,如烟还是被那粗糙的手磨得嘶嘶的吸冷气,抽手往回缩。

    “别乱动!”商寒煜低喝,左手紧紧抓着她细瘦的手臂,抬头严厉地瞪她,“怕痛?那刚刚为何去招惹兰雪?”说罢,又低头为如烟抹均匀手腕手背上的药膏。

    如烟被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拿自己的脑袋去砸那个低着的脑袋,什么叫她去招惹兰雪?分明就是你自个儿不检点去拈花惹草,祸及我这个无辜。

    商寒煜抬头便见如烟气红了脸,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却又一直强忍着,双眼瞪得大大的,左手握拳放在膝盖上,噗嗤乐了。再一看她左脸上明显的指印,又心痛起来。手指抹着药膏往她脸上抹去,如烟却防备地往侧躲开。

    “乖,别闹脾气,脸上的指印都肿起来了,抹了药膏明天才能消下去。”商寒煜半柔哄半强硬的一手捏着她精致的下颌,一手往她脸上抹去,手指方才碰到脸颊,如烟觉得脑门一股热气冒了起来,脸上火烧火燎的感觉更明显,用力一把推开商寒煜,羞窘得直往后退去。

    商寒煜见她害羞的模样,突然就乐了,好整以暇地挺直腰板侧瞟着如烟,“你这是扭捏什么劲?”

    “我……我自己可以擦药!”如烟说罢,劈手夺过一旁的药膏,郁闷地慢慢给火辣辣地脸抹药膏,心想,我扭捏?就你正直,你拈花惹草惹了一身骚,祸及池鱼你还有理了?

    商寒煜从怀中掏出一张手帕,抹去手上的药膏,见她只低着头默默抹药膏,秀美的侧脸一半在阴影中,脸上的药膏涂抹不均,清晰可见的红肿痕迹与一块块深浅不一的绿色,看着触目惊心,整个人看起来柔弱娇小,让人涌起一股强烈的怜惜之情。

    “今晚开始留在商府如何?”商寒煜心尖发烫发痛,忍不住低沉的问,“这样我便不用总要抽时间才能去半山别墅看你。”

    如烟闻言,手上抹药的动作一顿,似若无其事的抬头瞥他一眼,淡笑,“那你觉得我以什么身份留在商府?”

    “我的……”

    不等商寒煜说完,如烟便冷冷地截断他的话,“我们柳家在吴地也算是有头有脸的,我可丢不起这个人。”说完,拿过他手上的手帕抹干净手,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如烟,别逼我。”商寒煜起身抓着她的手,逼她面向着自己,双眼深邃而带着痛苦,“她是我曾经深深爱过的女人,即使她不在了,也不能改变我曾经爱她的事实,更何况她还是镜忻的亲生母亲,我答应过,夫人的位置我一直为她留着。”

    “既然这样,那我便不能成为那个让你为难的人,你坚守你的承诺,我过我的自由生活,这样不是很好吗?”

    “你为何就不能替我考虑一下?除了商夫人的位置,别的我都可以给你。”

    “嗤,商寒煜,世间没有所有事都让你占尽了好处的。你想留个好名声,又想享齐人之福,是不是太贪心了些?”

    如烟用力要甩开他钳制着她的手,因用力挣扎,伤口痛得她面色发白,冷汗也冒了出来,商寒煜见她发狠发痛,不忍的松开了手。

    商寒煜动了动嘴唇,却不知该说什么。

    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

    强硬不对,服软不对,软硬兼施也不对。

    到底是他对她的方法不对,还是在她的世界里,是他这个人不对?

    想起几日前两人发生不愉快的原因,烦躁地扒了扒头发,在沙发前转了两圈,一抬头见如烟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气得上前将人拦腰抱起就往卧房走去。

    “啊……”如烟被吓得花容失色,回过神来又气得七窍生烟,这个可恶的土匪又暴露了本性,气得她抡着小拳头砸他,她的力气小,砸在他身上不痛不痒的,她却被他身上的军装上的扣子磕得生疼。

    人被放倒在宽厚的大床上时,如烟一个翻身,利落的抬脚往他身上踹去。

    商寒煜来不及防备,被如烟一脚踹在要害处,顿时痛得脸色扭曲,额头汗直下,全身脱力半跪在床边,一手撑着床沿,一手要去抓如烟。

    如烟也被自己这猛的一下子给唬住了,见他痛成这样,有些愧疚,正不知所措,却见他都这个时候了还来抓自己,只怕是要下狠手了,吓得又一脚正踢到他脸上,将人踢得仰躺在地上,两手并用的爬下床往外跑。

    商寒煜仰躺在地,后脑勺重重的敲击地面反弹的力,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见如烟倒映的身影往外面跑,咬牙切齿地道:“柳如烟,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别让我抓到你,不然……嘶……”

    不然什么,如烟没有听到,惊慌失措的跑出了商寒煜的卧室,到庭院中正巧碰到商寒妃,商寒妃见她从商寒煜的卧房出来,有些衣衫不整,愣了愣,突然回转过来,便了然的一笑。

    如烟见她这模样,定然是误会了,着急要解释,却是越解释越描黑,面对着商寒妃一脸“我懂的表情”,她是恨不得挖个地洞往里钻。

    “麻烦商小姐安排个车,送我回去吧。”

    “今晚太晚了,要不就在商府歇下吧,我看我哥似乎挺乐意的。”

    “我说……请派个车送我回去!”

    见如烟冷脸了,商寒妃吐吐舌头,一副调/戏过了头的懊恼模样。如烟突然又生不起气来了。

    听见身后房间发出了声音,赶紧拉着商寒妃脚底抹油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