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用户
第一章 神武之魂
小说名称:《御神记》 作者:枫落忆痕 字数:3383 更新时间:2019-04-01 16:07:33
     气,无形,武者之本。

        九州大陆,武者觉醒武魂,炼气强大自身,举手间可撕虎豹,更有武道强者可裂山川、断江河,俯瞰众生,掌天下风云!

        强者手握他人生死,弱者被人主宰!

        想要成为一名武者,首先得觉醒武魂,而武魂是武者生来就有的天赋,只有觉醒武魂的人才能炼气入体进行修炼。

        世间武魂种类繁多,有元素武魂,金木水火土、风、雷、寒冰、黑暗、光明、生命等;有兽武魂,熊、蛇、狮虎、狼等;有器武魂,剑、枪、戟、钟、鼎、塔等;有植物武魂,树、草、花、藤等;还有强大的变异武魂,甚至是万里挑一的神武之魂!

        俞城,燕家府邸。

        燕云缺睁开眼睛,看着整齐干净的房间,黄花梨木制成的家具,熟悉而又陌生,他微微有些发愣。

        “我这是……”

        他有些不敢相信,但大脑里面海量的信息涌来,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全部交融在一起。

        燕云缺终于确信,他穿越了,灵魂穿越到了九州大陆一个跟他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曾经的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脑海中闪过很多鲜活的面孔,他心里有些怅然若失,但慢慢又释然了,因为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了。

        燕云缺是孤儿,没有父母,生活在地球华夏国江宁市,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老人把他从雪地里捡回来养大的。可惜的是,老人年纪大了,在他考上警校的那年去世了,

        警校毕业,他成为了江宁市的一名缉毒警察,每天跟穷凶极恶的毒贩打交道,目睹了太多地下世界的凶残与黑暗。

        他成为缉毒警察的第四年,在在捣毁毒枭窝点的任务中身中十余枪,牺牲了。

        “妖妖,对不起,我说过要娶你,可我却食言了……”

        燕云缺心中苦涩,有些牵绊,就算身在异世了也难以一下子释怀,心有不甘,也有遗憾,不自觉地紧握双手。

        “嗯?手心有什么东西?”

        他露出讶色,摊开右手,一下子就愣住了,在他手心里有块拇指大小的玉坠,青中带白的玉,雕刻成了九叶莲花的形状。

        “你……竟跟着我穿越了?”

        燕云缺轻轻抚摸它,将它紧紧握在手里,青玉莲是未婚妻妖妖送给他的东西,说是给他保平安的,叮嘱他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带着。

        好长时间,燕云缺的心情才平静下来,开始整理融合后的记忆。

        原来他穿越过来占据的这个肉身是俞城三大家族之一的燕家少家主,被二叔的儿子、堂兄燕旭设计引出家族,打成重伤,扔下悬崖。

        “既然重生在这个世界,那我就要活出精彩的人生!”燕云缺心中坚定,他从来都不是追波逐流的人,感受到融合的灵魂里面似乎有不甘的执念在挣扎,他轻语道:“安息吧,我们已经不分彼此,你的遭遇就是我的遭遇,这个仇必须得报!”

        融合了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燕云缺非常清楚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是个人吃人的世界,是个没有任何规则可言的世界,因为规则只是弱者的枷锁,强者随时可以打破规则,甚至是践踏规则!

        可以说,在这个世界里,只要你足够强大,你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任何的权势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不堪一击,就算皇权也一样。

        想要成为武道强者,至少需要满足三个条件,超强的天赋、坚韧的心性、强大的意志!

        燕云缺两世为人,以前又是缉毒警察,不管是心性还是意志,早就磨练得坚韧而强大。

        这具身体残留的一缕灵魂执念很快散尽。最终,两具灵魂完美融合。

        就在两具灵魂完美融合的刹那,燕云缺只觉得右手心一片灼烧般的刺痛,他张开掌指一看,紧握在手里的青玉莲坠子竟然不见了!

        他愕然地盯着掌心,还没有来得及思考究竟怎么回事,只觉得体内轰的一声炸响,震得他晕头转向,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当他恢复过来时,感觉一股奇异的能量身体里面流淌,通体舒泰,并且眼睛看到的世界也不同了,所有的事物都比以前清晰了许多倍,一只蚊子从眼前飞过,他都能看到闪动的翅膀!

        “我的视觉?”

        他震惊,肉眼能到这种程度,对于曾经是现代人的燕云缺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难道是我刚才觉醒武魂了?”

        燕云缺赶紧检查自身状况,在丹田里面看到了一朵青玉莲,它就定在丹田正中央,九片花瓣有八片是灰色的,黯淡无光,但是其中有一片却银光烁烁,电弧闪耀,雷元素浓郁无比!

        “雷元素武魂,稀有武魂?”

        燕云缺又惊又喜,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根本不能觉醒武魂,十几年来靠着灵药强行修炼到炼气境三重天。因为没有武魂,三重天就已经达到上限,无法继续提升了,被所有人视为废物。

        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他的武魂竟然是九叶莲花,这不是前世的未婚妻妖妖送给他的保平安的玉坠吗?

        “燕云缺那个废物命真大,那么高的悬崖都没有摔死他!”

        “嘿,不过是吊着一口气罢了,估计也活不了几天,早死早好,省得给我们燕家丢脸!”

        燕云缺正因为自己的武魂是青玉莲形态而感到惊讶,突然听到远处传来的交谈声,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听觉也变得无比的敏锐,方圆百米内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视觉、听觉大幅度提升,这不对啊,雷武魂没有这个效果啊!”

        燕云缺发现不对劲了,因为按照这具身体以前了解的信息来看,没有什么武魂能在觉醒的时候对武者有如此可怕的提升,除非……

        除非是神武之魂!

        想到这里,他心跳骤然加速。

        盘坐好,燕云缺开始尝试修炼,他的身体像是有着无数个漩涡,吞噬汇聚而来的天地元气,淬炼血肉,强化经脉,滋养武魂。

        三个时辰后,燕云缺睁开眼睛,屋内激荡的天地元气渐渐归于平静,他稍微呼吸,只觉得神清气爽,随意展动下手臂,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这就是修炼的感觉,果真很神奇!”

        燕云缺感觉很新奇,这些对于他来说都是初次尝试,回想刚才的修炼过程,对比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中的修炼速度,简直快了十倍都不止,而对比普通武者也起码有五倍以上的修炼速度了。

        神武之魂!

        燕云缺确信了,他觉醒的武魂不是稀有的雷武魂,而是万里挑一的神武之魂!

        神武之魂,武魂中的至尊!

        它不仅能提升武者的视觉、听觉、修炼速度,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觉得自己的悟性肯定也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只是这具身体以前没有修炼过武技,所以暂时还没有办法去证实悟性是否真的得到了质的飞跃。

        “神武之魂都不是单属性,也就是说,我的神武之魂并不是完整状态,将来还会再觉醒其他的属性!”

        燕云缺想到自己的神武之魂是九叶青玉莲,目前只有一片莲花觉醒了,其它都在沉寂状态,那么其它八片花瓣是不是都能觉醒一种不同的属性?

        “不会那么变态吧,我是不是想得太美了?”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忍不住摸了摸下巴,今日重生到九州大陆,觉醒神武之魂,他已经非常的满意了。

        离开房间来到后院,这里有很多的木桩与石柱,还有重量不等的石墩。

        他伸手抓住一个巨大的石墩,一声低喝“起”,顿时,整整万斤的石墩子一下子被举过了头顶。

        “单臂万斤力,我貌似还没有用全力啊。”燕云缺举着石墩走了十几米才放下来,脸不红气不喘。

        “轰!”

        他来到石柱前,一拳轰在上面,一道闪电通过拳头贯入石柱,石柱轰的爆开,石屑飞溅。

        “好霸道的雷电真气!”

        燕云缺有些震惊,对自己的力量很满意,神武之魂的觉醒加上之前的修炼,他从原本的炼气境三重天突破到了炼气境五重天。

        炼气境每个境界,单臂提升两千斤力量,炼气境五重天拥有的极限之力通常来说是万斤,但是他刚才非常轻松就举起了万斤石墩!

        单纯在力量上面,他觉得自己可以媲美炼气境六重天的武者了,如果再修炼一种不错的武技,实力还能再提升一个层次!

        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境界太低,根本驾驭不了武技,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是时候去家族书阁挑选一本合适的武技了。

        燕云缺转身就要前往书阁。

        “云缺!”一道声音响起,院落里面多了个三十许的美丽妇人,她身姿婀娜,气质高贵,隐隐流露出强大的气息,来到燕云缺面前,用白玉般的手指戳了下他的额头,美丽的眼睛微微有些泛红,道:“你个臭小子,醒了也不知道在床上多休息,跑到这后院来玩石头,以前也没有见你这么勤奋过!”

        “娘,我没事了,壮得跟头牛似的,不信你看!”燕云缺随手举起身边几千斤的石墩说道,一声娘喊得很自然,只是心里还是稍微有些不适应。

        苏青岚看了一眼爆碎的石柱,美丽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而后给了他一个爆栗,道:“臭小子,还不把石墩放下来?你才刚好,要注定身体。”

        “又打我头!”

        燕云缺很无语,不过这种亲情的感觉让他很享受,在前世除了收养他的老人就没有别的亲人,他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与父爱。

        “臭小子。”苏青岚脸上的笑容敛去,充满溺爱的眼神变得寒气逼人,道:“你告诉娘,是哪个活腻的了混账将你打伤推下悬崖的,娘要把他的骨头一根一根拆下来!”

        燕云缺闻言暗自流汗,这个娘真是……很暴力啊,不过他却摇头,道:“娘,年轻人之间的恩怨让我们自己去解决吧。”

        苏青岚怔了怔,她已经看出儿子跟以前不一样了,既然他要自己去解决,她这个做娘的当然得支持。